Category Archives: 生病

[治療]果然太勉強了,椎間盤滑脫…orz

標準

星期一(7/20)從老家和美出發去參加南投的康輔研習,內容十分生動有趣,有不少實作課程,可惜美中不足的是,上禮拜背部和小腿上瘀青未散,晚上又覺得脊椎隱隱作痛,原本想說隔天研習結束後,再回去治療,沒想到隔天的第一節課,馬上出狀況…orz

第一節課,大家盤坐地上,像小草一樣聽指揮"前後左右"擺動,這個動作讓我當場淚灑現場,腰部下盤劇痛,怎麼喬,就是有刺痛的感覺,左腳明明有在活 動卻麻麻不好活動,現場工作團隊好心的將我安置在一邊休息,有其他老師提議就近去看附近的診所,可是都特地報名這次研習了,當然還是給它ㄍㄧㄥ到研習結 束,只是對當天的工作團隊和同隊的老師很不好意思,三不五時的騰出時間來照顧我,大家人真好!
回家後,本來打算去彰基掛診,或是到附近的復健科看看就好,後來想了老半天,還是和妹妹到認識很久的國術館去就診,大叔連看都沒看只聽到症狀,就很神的直接告訴我:「你那是椎間盤滑脫。」
看我們兩個一愣一愣的一臉茫然樣,大叔直接拿出一本人體圖鑑(應該是真的"大體"圖鑑,只是把血液抽掉了…),指給我們看,椎間盤和脊椎第五節 的位置,以及連帶影響的腳部經脈,經過一番折騰,還發現身體有一堆問題,像是脊椎兩側的某一區,影響心肺功能不佳;頸動脈附近的肌肉僵化,以後會併發假性 高血壓;淋巴腺阻塞,又愛吃冰品,連帶新陳代謝遲緩……等等,總而言之,再自恃年輕硬撐下去,大概不用到退休,身體就完了… = 口 =
當下整骨完後,刺痛的感覺真的沒了,為了讓腰椎發炎的地方快點好,又跟大叔抓了相關的消炎藥,搬出之前[顏面神經麻痺]時買的煎藥壺,乖乖吃了三天,約好藥吃完後,記得回去複診..
今天回想起來,好像每隔幾年,身體就會出一次狀況,果然太愛逞強了啊 ! >"<

廣告

[破病]我…我的臉! 囧

標準

很糟糕….
超糟糕的 >"<
平常沒事就感冒,這次卻誇張到嘴歪臉斜…
一開始耳朵像中耳炎一樣,痛的沒完沒了, 右半邊的眼皮也蓋不太起來, 想說還好頭沒事,還能運轉思考改作業簿, 結果一開口就發現不妙!! 右半邊的臉部肌肉整片癱瘓,對著鏡子作各種臉部表情, 卻怎麼也無法牽動右半邊的嘴角 囧

在學校辦公室,沒多久就被同事和護士小姐發現,表情有異…
有同事大叫,"妳的臉怎麼了?是中風了喔?!"
當下真想大哭 (飆淚)

還好護士小姐摸了摸,看了看後,說這種情況應該是"顏面神經痲痺", 建議我到信義的診所去看診,下午沒課後,固不得外面綿延飄著的細雨, 騎著小黛(機車),殺到診所去 。

等待的時候,緊張的心情自是不在話下…
看診斷書上寫是貝爾氏麻痺(Bell’s palsy) 還順便問了醫生好多問題,
其中一項,是這種狀況發生的因素有哪些?
像是臉部常吹冷風,生活作息不正常,導致抵抗力下降等等…
對長期騎機車通勤的我來說,簡直是惡夢…
也被老爸耳提面命的說,快點開車上下班吧…= =

吃了幾天的藥後,耳朵痛的狀況好很多…
但是這幾個禮拜的口服類固醇,後遺症還滿多的,
最讓我在意的,就是原本的減重成果一下又跌到谷底…
還被老爸逼著,帶煎藥壺到山上吃好幾帖中藥 >"<
真是超苦的…(噁)

還好八月同學會前,臉就回復正常了,呼~希望別再有這種不快經驗…

[破病]我還以為我離天國不遠了….orz||||

標準

嚴重重感冒的症狀,在滿堂的星期四格外痛苦…
上到下午的時候,全身的肌肉關節痠痛,腦內嗡嗡作響,
不識相的小鬼在旁邊還絮絮叨叨的告著狀…
怒吼ㄧ聲,小鬼們一哄而散…
如果不是看在請假得另外請人代課的份上,
老早就落跑睡覺去了…

硬拖著快廢掉的破病身體,撐到週末,
搭著同事的便車,拉著老爸去看病,
才被告知這兩天的體溫一直維持在38-40之間,
熟識的中醫伯伯也面有凝色的說著,
“這次下重藥下去,如果星期六還是沒起色,就要趕快去看西醫打點滴了!"
真的沒想到這麼嚴重,星期六乖乖的每三個小時灌一次藥,
不斷灌水不斷的睡.睡.睡…
四肢好像真的有那麼點輕鬆,
可是腦袋還是像漿糊ㄧ樣(…本來就這樣了吧…=___=)

中午還偷偷的上了ㄧ下TW,
不過果然上去不到2小時,體力就撐不住了.~"~
.這場感冒延續的時間,比想像中來的長,
打從4/7一直到現在4/17還繼續拖下去…
也讓人體會到健康的重要性,
加上老爸擔心的要命,耳提面命的提醒著"該吃藥囉~!"
還不時告訴我,誰家的大毛感冒嚴重到併發肺炎,
那家的阿姨被送到醫院去吊點滴…

感覺上什麼保重自己.對別人多付出關心…等等,
這些道理…我都知道…只是不想去管,
4/12(二)和呆呆聊天的時候,很不負責任的說著"當下過的快樂就好",
就像歌詞說的"太熟悉別人對自己的關懷"自己卻吝於給予,吝於說出自己的心情,
人家說,人在大病之後會變的比較坦率,比較會表達出自己真正的心聲,
或許那是因為體認到甚麼都藏在心底,
哪天萬一真的出了什麼意外,想說什麼也都成了枉然…

如果王老師沒有打電話來,我會不會想著要外調?
會不會想著學習變世故些?處事世故些,好像也不是那麼糟?
施些小利小惠,讓自己做事方便些,
雖然講難聽點,最後也是圖利自己…
呼~腦袋好像還是沒自己想像中來得清醒,
打了ㄧ堆前後摸不清頭緒的字…
煩死了,明天還要上班,早點休息睡覺去,
希望明天起床之後,感冒就自動好了~!(毆)